健康新闻

20强专访 罗燕:如果没有光自己就要活得像个太阳

  ,2015级遥感信息工程学院本科生。533cc图库,出身寒门,大学前经济独立,遥感院自强之星;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国家级科研,3项专利,1项软著,7项学科竞赛奖项;金融量化研究岗实习经历;校闪灵街舞社副社长,院舞社创始人,武大十佳舞者亚军,京东街舞大赛冠军,HHI世界街舞锦标赛湖北季军,腾讯NI街舞大赛全国十强;创立商演工作室全国巡演,持续稳定盈利;高中时组织大型义卖义演,被评为武汉市慈善形象大使;15岁起国内外独自背包旅行,曾被自媒体报道并被邀请深入无人区;获香港政府博士奖学金(全球约150个名额),荷兰全额硕士奖学金(全球约18个名额),将作为访问学生前往中东KAUST计算机系。

  初次联系到罗燕,她正在旅途中,之后的行程也都已经安排得没有一点空档——在外地实习、回校答辩、出国访问她想要做的事情很多,想用力地、充分地度过生活中每分每秒。也因此,她身上被贴上了许许多多的标签:舞者、旅人、遥感院自强之星她笑谈:“我的经历太多太散了。”

  最终,这次的采访是趁她结束五一旅行之后,在前往深圳实习的高铁上的几小时空闲中进行的。

  在闪灵街舞社每周的队训上,处于一群人中的罗燕并不醒目,她素颜,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认真地跟着老师练舞。然而,在她的舞姿背后,却是一连串丰富的舞蹈经历。

  关于舞蹈,罗燕身上有着很多光环。“武汉大学十佳舞者亚军”、“京东街舞大赛冠军”、“HipHop International世界街舞锦标赛湖北季军”、“腾讯NI街舞大赛全国十强”、“舞者无疆高校齐舞大赛最佳人气奖”、“舞蹈商演工作室主理人”。《这就是街舞》里为人熟知的韩宇、亮亮是她所在的HHI战队团队的荣誉队员,她的朋友圈里有着跟国内外诸多知名dancer的合影甚至一起跳舞的视频。

  罗燕在小学时学过拉丁舞,高中时看着网上的舞蹈视频自学,大一加入闪灵街舞社,创立了遥感院舞队,并担任队长,实施训练方式改革,培养发展了一批核心队员。之后,她又加入了艺协组建的“Mix & Match”舞团,成为一名艺协艺人。为了更好地指导团队,暑假期间,她前去北京、成都等地的顶尖工作室进修,加入职业舞团,学习、排练、比赛。对于罗燕而言,比起自己参赛获胜,她更希望能带久未参加大型比赛的武大街舞走出校门,“不能让别的学校瞧不起我们武大呀,说武大的学生只会闷头读书”。

  为了提升自己,并且能够真正有带领团队走出去的资格,罗燕需要更多的挑战。大二时,罗燕参加十佳舞者比赛,找来朋友、拉来外援帮忙。但因时间无法统一,她就把一段五分钟的舞分别教了八遍,从早到晚都在舞房,喊八拍喊到要缺氧晕厥,一周狂瘦八斤。她也因此笑称“十佳比赛是快速减肥时期”。最终罗燕所在的组夺得了亚军。

  让罗燕的室友W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段时间,罗燕的舞团活动撞上数模比赛,同时还要准备繁多课程的她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左右。和罗燕一起参加数模比赛的余英建回忆起数模最后一天,他们团队一起在机房熬夜写论文。之后,罗燕离开机房,去排练齐舞,凌晨时分又赶回来共同奋战。去排练的途中,罗燕还在公交车上尽力完成了部分论文。在交完论文后,余英建和另外一个队友在群聊里说,要睡到下午再起床,而罗燕却接着去上早八的课了。

  “即使如此,她跳舞的时候依然很用力。”同为舞团成员、与罗燕组队拿下腾讯Ni炫舞比赛湖北赛区的亚军的舒陈栋感叹道,“我们都怀疑她不是地球人。” 他记得,有一次早上4点就被罗燕叫去帮忙商演排练。“我发誓这是我那一年起的最早的一次,但是对她来说(4点起床)感觉像是家常便饭。”

  罗燕自己谈及那段日子时,却说“能跳想跳的舞还是很开心呀”。在那段忙到没空考虑压力大、会崩溃的问题的时间里,跳舞对她而言也算一种娱乐。

  大三时,罗燕整合校内舞者力量,代表武大征战久违的高校舞蹈比赛。抱着“比了这次就没有下次了”的心态,她带着队员熬夜排练,改了无数个舞蹈版本,“不能拿舞蹈效果开玩笑”。虽然排练时偶有摩擦,但如今回想队员们对她表示的爱意,她语气幸福,“我对队员们很严格,不过还好,有副队长帮我唱红脸,而且大家也都能理解。特别是看到赛后队员们发的朋友圈表达对这段经历的感谢,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最终,罗燕和她的团队通过表演收获了来自其他高校的掌声和认可。

  “Work hard,play hard.”这是罗燕的自我评价。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也要努力玩乐。

  除了舞蹈,罗燕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她从小就很向往那些听起来很遥远的地方。她爬过许多高山、闯过罗布泊无人区、深潜过海底世界、看过夕阳下的草原和黄河九曲十八弯、见识过神秘的天葬、在藏区最高的山上跳舞她喜欢“出走”,感受来自心底的自由。

  15岁开始穷游的她,通过搭车、沙发客、打工换宿、青旅等方式实现自己追随远方的梦。她也笑言,创立了舞蹈商演工作室后,可以趁全国巡演的机会,边赚钱边玩。第一趟旅行,她就在机缘巧合下体验了一次沙发客,接待她的是青岛大学一个年轻且富有梦想的乐队。而这段经历也使她产生组建舞团这一想法的种子。

  在舒陈栋眼中,罗燕不认生,朋友很多,“去哪里都吃得开”。在大阪一家国际青旅,罗燕坐在大厅里吃泡面,一个以色列小哥被泡面的香味馋到了,过来搭话。罗燕与他畅聊三小时,还互换了email联系。在张家界,她和美国的地质学家搭上了话;在乌鲁木齐,认识了窝在旅社不想出门的知名旅行大V;在旅途中,她总能结识一些有着共同话题的朋友。她和他们也仍偶有联系:问一句对方正浪到哪,发一张自己眼前的风景照,说一句因景而发的人生感悟。

  当她在延边的雪乡,打算独自从雪谷那一面的近70度的陡坡登顶看日出的时候,同旅舍的几个兵哥哥被她的雄心壮志打动,陪她同行。但因为那天是阴天,艰难登顶后没看到想见的景色。“我第二天不死心,又爬了一遍”,第二次攀登,罗燕从雪乡的线路上山。但因为天气的原因,罗燕这次爬上山顶后,也只看到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日出。尽管仍有遗憾,可“好歹算看到了”。

  在罗燕眼中,青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和五湖四海的人认识、追求自己喜欢的事情、和好朋友呆在一块儿。

  余英建说和罗燕做朋友,自己也会莫名充满力量,“她不属于那种只知道忙的人,而是那种很乐观很有趣的人,玩起来也很六。”罗燕爱笑,聊天中没说几句就会笑起来。她总是很爽朗地在朋友圈分享生活:或自嘲“我可能会因为太能吃而被公司的前辈铭记”,或吐槽“我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点到甜的臭豆腐”罗燕的生活,灿烂得仿佛没有一丝阴霾。

  对于罗燕而言,生活并非不曾有阴霾。她的家庭其实是不幸的:父亲曾患有严重的脑梗、高血压等疾病,靠昂贵的药物维系生命,并染上一些严重拖累家庭的恶习,后于她大二下学期时去世;母亲身体孱弱、收入微薄;家中绝大部分积蓄在一次失败的投资中亏损,存款一度不足以让她顺利完成学业。

  面对种种困难,她选择的态度是“死磕”。罗燕知道,只有依靠自己才能改变命运。高中毕业后,通过做家教以及参加商业舞蹈演出,罗燕实现了经济独立。在同龄人还在依靠父母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给妈妈打生活费了。罗燕坦言她这几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有钱才能活得潇洒。不用太有钱,好歹得够做想做的事。”

  “刻苦认真”、“坚定有毅力”、“拼命”罗燕这种“死磕”的心态得到了朋友们的印证。正如她的微信签名所写“自律即自由”,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阴霾的灿烂人生,其实也是罗燕和生活“死磕”之后的结果。

  在朋友们的印象里,罗燕总是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去年担任十佳舞者评委时,她也在面前摆着电脑。“一到比赛中途的休息时间,就开始调代码。”余英建笑道。在他的印象中,无论是在公交车上,还是在医院吊水,罗燕都在忙没做完的事。

  “劝她别那么拼,她是听不进去的。”罗燕的朋友们,无论是谁,都在采访中流露出对她“死磕”生活的心疼。而她自己也在反思:“作息不太规律,其实不值得学习。”

  罗燕的“死磕”心态也体现在她的学业与科研上。为了写计算机软件著作,罗燕在暑假时从小白阶段开始,自学JAVA、扒源码、学做工程,呆在家里一星期没有出门。罗燕的舍友W提及,在一个需要裸眼看3D勾图的专业课摄影测量实习中,罗燕因为不会看3D,把路、建筑物等地物都勾到地底下去了。为了克服这一点,她一直在请教他人,甚至连着两夜住在机房不断练习。舒陈栋评价罗燕:“别人会而她不会的,她会缠着别人教她。”

  而这种“死磕”的精神,最终为她换来了“国家奖学金”与“国家励志奖学金”的荣誉、7项高含金量的学科竞赛证书、3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与1项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科研成果。在从未了解过留学的情况下,她用一个多月的时间考出了雅思7.5并全程DIY进行跨专业申请,最终斩获香港政府博士奖学金(Hong Kong PhD Fellowship,所有港校全球仅有约150位获得者/年)、荷兰乌特勒支地理信息硕士奖学金(全球1人/年),并且受沙特政府批准,即将作为Visiting Student前往KAUST。

  “小学的时候,老师问大家理想是什么。我的理想是艺术家,最不想当的就是科学家。”

  若仅仅只考虑养家,只想度过快乐的人生,罗燕完全可以继续自己喜爱的舞蹈。然而如今的罗燕,考虑了更多事,更多关于他人、关于社会的事。与儿时心愿恰恰相反,在代表学院去香港交流,了解直博这条路之后,她毅然决定走上这条科研道路。“其实要读博这个事真的非常意外,完全没有在我的计划之内。”被评定为专业第二的她,因为喜欢挑战,所以决定接过海外教授伸出的橄榄枝,放弃安稳的保研。 “(读博)真的能让人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并且持续性给予打击却又不能放弃。”

  相较于四年前的“感觉遥感比较酷,就填了这个志愿”,如今她选择跨专业攻读大数据相关的博士学位,则是因为她希望有朝一日“利用自己所学做出一些对这个世界有实际意义的影响的东西”。一方面是因为她觉得在很大程度上,技术改变了社会;另一方面,则是考虑到这可以赚更多的钱,更有力量去做她想做的那些事,比如更有能力去做公益。香港六合公益

  她依然清楚地记得高中做义工时接触到的一个患白血病的熊猫血男孩。尽管她和同伴们组织的给男孩筹集善款的活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仍然无法阻挡死神无情的脚步。

  罗燕至今仍对这件事的结果感到有些丧气。“以我们现在的力量能做到的事,虽然对他们确实是有帮助的,但是很难从本质上去改变他们的命运。”因此,她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能力能够真正地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除了做义工,她还尝试用其他的方式“改变这个社会”。她曾组织数十人的公益快闪,试图为忙碌麻木的都市人带去笑容;去藏区,想让别人更了解那儿的情况;包里常备垃圾袋,在高原等生态脆弱的地方看到垃圾尽量捡,主动提醒其他旅人不要乱丢垃圾;开设个人公众号,尝试去记录那些她所看见的,去发现那些需要得到改变的。

  “我其实会尝试很多事情,然后在里面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再去把它做好。”罗燕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如果不知道要走哪条路的话,顺着此刻脚下这条路走就好了。”